☏ TEL 0532-86900999
欢迎来到汉药(青岛)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干细胞临床研究现状及监管
来源: | 作者:v00464204 | 发布时间: 2020-03-23 | 167 次浏览 | 分享到:
2019年12月7日下午,中国女医师协会干细胞与免疫细胞专委会第三届学术会议在京举行。国内干细胞临床研究前沿专家,从不同角度对干细胞临床研究做了精彩的报告。

从我国干细胞临床研究备案的特点、干细胞临床备案项目药学相关的要求进行了介绍,对备案中有关制剂部分的要求重点阐述。我国干细胞治疗临床研究备案主要依据:2015年发行的《干细胞临床研究管理办法(试行)》和《干细胞制剂质量控制及临床前研究指导原则》。干细胞治疗产品的转化模式:药品监管模式或临床研究备案至药品监管模式单一或并行的两种方式。现有管理模式:
对干细胞临床研究探索有一定促进作用,可获得有限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
对干细胞产品治疗产品的IND申报有一定支持作用。
第三方复核要求对我国干细胞产品的质量现状及为未来制定干细胞产品标准的第一手数据来源,在检验前的沟通对干细胞产品规范化起到一定的作用。
干细胞项目备案与药品管理模式,在申请临床试验时在药学、临床前安全性及有效性、临床研究符合GCP的程度等方面存在一定的差异。但如何充分利用好现有管理模式的优点推进干细胞临床研究是需要考虑的。在药学方面,在申请干细胞临床备案前还是要开展工艺研究的相关工作。在工艺人不同阶段开展不同工艺参数的研究,以支持临床研究备案项目的申报,并以hMSCs工艺为示例,简述了工艺研究中需要考虑的研究参数。最后,再次强调,充分利用好我国干细胞的现行管理模式,我国干细胞产品上市让患者受益指日可待。
广义的免疫治疗药物,包括细胞因子、肿瘤疫苗、抗体、细胞治疗和基因治疗等。基本的原理是,激活增强抗肿瘤的免疫反应、免疫系统调节正常化、溶解肿瘤免疫反应等。免疫治疗生物制品非临床安全性特殊关注点主要在于免疫相关副作用(irAEs),靶向性(脱靶毒性)和免疫原性三个方面。非临床研究的一般原则应注意动物选择、靶向性研究、免疫毒性和免疫原性。对新型抗体药物包括抗体药物偶联物(ADC)、双特异性抗体(BsAb)采用实例对其安全风险点、评价策略进行了分析说明。细胞治疗和再生医疗产品的非临床研究问题:
按照备案制,进行的干细胞制剂的临床前安全性研究主要遵守,2015年发行的《干细胞临床研究管理办法(试行)》和《干细胞制剂质量控制及临床前研究指导原则》两个原则。
按照药品申报,干细胞和体细胞治疗的非临床研究的大原则要求符合2017年《细胞治疗产品研究与评价技术指导原则》(NMPA),要考虑GLP符合性问题、受试物分析要求、动物种属选择、给药方式/途径等因素;干细胞临床前安全性需要解决的动物选择问题、检测方法验证、致癌性等问题。
对于新型细胞产品和类器官等先进医疗产品,其非临床安全性研究方法策略需要在实验研究的基础上逐步完善。
回顾了干细胞临床研究管理的发展历史,思路是医疗机构为责任主体,同时备案管理。从2015年《干细胞临床研究管理办法(试行)》,到2017年修订《药品注册管理办法》时,提出细胞治疗类产品按治疗用生物制品相应类别要求进行申报,同年底颁布了《细胞治疗产品研究与评价技术指导原则(试行)》。干细胞临床研究备案,从2019年起需要同时进行机构和项目的双备案。介绍了机构备案的备案审核时间、备案程序、审核标准(《干细胞临床研究管理办法(试行)》第七条)以及项目备案的备案程序、审核要点。同时介绍了全国2016年至今,各省机构备案和项目备案的地区分布及进展。干细胞临床研究结束后的技术转化途径也很重要,以治疗用生物制品进行申请临床试验注册,按照《细胞治疗产品研究与评价技术指导原则》的要求进行,临床研究与临床试验“双轨”并行,推动干细胞事业的发展。
全球干细胞临床研究正在如火如荼展开,我国注册临床研究量为世界第三。目前尚缺少中国人群的诊疗指南、临床研究方法学知识欠缺、临床研究人员严重缺乏、临床数据严重缺乏、临床研究质量标准控制缺乏。因此,大力发展临床研究是必要的。
干细胞临床研究方案设计存在共性问题:
绝大部分方案结构不完整。
细胞特性考量部分不足。
统计学考量有待改善。
受试者权益与风险控制措施待加强。
高质量的干细胞临床研究要从伦理与合规、科学性、执行进度、实施质量四个方面进行考量。
细胞治疗产品的临床研究可以分为早期临床试验阶段和确证性临床试验两个阶段设计,早期原则包括初步的安全性评价、初步的药效学研究和剂量探索研究,获得充分的研究证据后支持后续的确证性研究。
此外,干细胞需要特殊考量:受试者的选择、临床药效学的评价和评价指标、剂量探索研究设计和安全性研究。并以MA09-hRPE治疗黄斑变性为案例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在我国,干细胞按药品、技术管理的“类双轨制”监管。按照药品监管的称为干细胞临床试验,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NMPA)监管,转化应用路径是作为药物上市销售;按照医疗技术监管的,称为干细胞临床研究,由卫健委监管,目前缺少转化应用的路径,相当于只有半条路。只有管理路径,却没有转化应用路径。所以,也不是完全的“双轨制”,叫“类双轨制”更合适。